<optgroup id="j725d"><del id="j725d"></del></optgroup>
<optgroup id="j725d"><del id="j725d"></del></optgroup>

<i id="j725d"></i>
<font id="j725d"></font><delect id="j725d"></delect>

      <delect id="j725d"><option id="j725d"></option></delect>

      首页

      律师案例

      道路交通事故人身损害赔偿纠纷

      张礼美律师

      2015-11-05查看:1213成功案例

      案件描述

      提示:

      越来越多许多的城市道路的车辆在道路上奔驰,包括机动车和非机动车,行人也在来来往往的穿梭,每年都有大量的交通事故发生,或致人伤,或致人亡。虽然这种意外谁都不愿意发生,但当它确实发生后,当事人却不得不去面对。于是,不幸的受害方在遭受着身体或者精神甚至两者兼有的伤害时,往往还要因赔偿问题与肇事方或者保险公司产生纠纷,经受着双重的打击。因为随着近些年在道路交通事故赔偿方面的新规定的出台,保险公司基本上都会成为交通事故赔偿纠纷的被告之一(或者第三人),而保险公司一般情况下是不愿意与受害方协商或调解的,除非受害方做出很大的让步。本案为此类纠纷的解决提供了一些参考和建议。

      案情介绍:

      2007年9月10日,李某驾驶牌照号为川A××R富康小客车由高新区软件园区道路方向往天府大道方向行驶。18时40分许,李某驾车行至天府大道与世纪城交叉路口处,在其行驶方向信号灯为红灯时驶入路口向三环路方向右转弯行驶时,遇孙某骑电动车由华阳方向沿天府大道向三环路方向行驶至路口绿灯信号直行通过路口,由于李某在驾车转弯时未按规定让行,李某驾车与孙某所骑电动车发生碰撞,致两车轻微受损,孙某受伤。事后,经过群众报警,110到现场,李某与孙某协商达成协议后离开现场。孙某离开现场后行至二百米处倒在天府大道软件园某公司处人行道边上。2007年9月11日零时06分,经群众报警,120送医院抢救无效死亡。经诊断其死因为:1、重型颅脑损伤,2、原发脑干伤,3、双额及左颞脑挫裂伤,4、左额颞顶硬膜下血肿,5、枕骨骨折等。交管局认定李某承担事故的全部责任。

      死者孙某系农村户口,有父母、妻子和两个子女,共有兄妹四人。孙某于2004年2月至2007年9月一直居住在成都市某小区内的某公司员工宿舍。事故发生后,双方多次协商无果。

      李某在某保险公司四川分公司投保的交强险是58000元,第三者责任险10万元。

      审理及判决:

      2008年5月23日,死者孙某的五名亲属作为原告,委托张礼美律师向本次事故发生地法院起诉,请求法院判决:1、被告李某向五原告支付赔偿金329442.19元;2、第三人承担其保额范围内的赔偿责任;3、本案诉讼费由被告和第三人承担。

      被告李某辩称,第一,被告已支付了丧葬费1万元,有收条为证;另外,精神损害赔偿金的数额过高;其他费用需要质证现发表意见。第二,死者和被告之间发生的交通事故碰撞与死者的死亡之间没有必然的关系,第一次碰撞与死亡之间相差了几个小时,交通事故处理部门并未对被告追究刑事责任,说明所致伤并无大碍。之所以现场赔偿死者200元,完全基于公平原则。

      第三人某保险公司四川分公司辩称,第一、死亡赔偿金应按照农村人口计算;精神损害赔偿金过高,保险公司也不对精神损害赔偿金不予赔偿;其他费用待质证后再答辩。第二,交通事故与死者的死亡没有必然的联系。第三,交通事故责任认定书只对被告认定为对交通事故负全部责任,但并没有认定对死者的死亡负全部责任。第四,如果证据充分,保险公司应当赔偿的费用应以法定为限。

      张礼美律师代表原告向法院出示了如下证据:

      成都市金牛区某居民委员会出具的居住证明一份,证明死者孙某自2004年2月至2007年9月一直居住在成都市某小区内的某公司员工宿舍。其经常居住地为该地,故死亡赔偿金应以城市人口计算。

      交通事故责任认定书1份。

      成都某医院出具的《死亡证明书》、《病危通知单》、《死亡通知单》各一份。

      成都某医院的门诊票据若干。

      亲属来成都奔丧的票据(包括交通费、餐饮费、电话费)若干。

      保单两份,证明第三人保险公司和具体保额范围。

      法院审理后认为,本案的争议焦点在于被告李某对孙某的死亡是否应当承担赔偿责任。

      一、被告李某的责任问题。本院认为,从本案查明的事实看,首先,孙某在死亡前与被告李某发生过交通事故并且受到外伤,并且李某对此次交通事故承担全部责任。其次,孙某昏迷倒地被人发现的地点离交通事故发生地大约二百米的距离,被告也无证据证明在此段距离中孙某还受到其他外力伤害。最后,通过医院对孙某的死因描述可以看出孙某的死亡是因其颅脑受到损伤所导致的。综上可以形成一个连贯的事情经过,孙某与被告发生碰撞在倒地之时颅脑已经受伤,但是当时双方均未注意,故双方达成一致之后离开现场,随后孙某在离开现场二百米处倒在人行道边上。虽然被告认为死者和被告之间发生的交通事故碰撞与死者的死亡之间没有必然的关系,第一次碰撞与死亡之间相差了几个小时,交通事故处理部门并未对被告追究刑事责任,说明被告的致伤并无大碍。但首先,被告没有对自己的答辩意见提供相应的证据,其次就颅脑损伤并不是一定能够在事故当时就能发现,同时交通事故部门是否对被告追究刑事责任与被告是否应当承担赔偿责任并无关联,故原告的答辩意见本院不予支持。被告李某应当对孙某的死亡承担赔偿责任。

      二、第三人某保险公司四川分公司的赔偿责任问题。某保险公司四川分公司为该肇事车辆承保了商业性质的第三者责任险以及交强险,应按照相关规定以及保险合同的约定进行赔付,应当在其保额范围内对精神抚慰金承担赔偿责任。

      本院经审查,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以下简称《解释》)第十七条第三款、第二十七条、第二十九条之规定,对原告的有关损失费用认定如下:

      关于丧葬费,根据《解释》第二十七之规定,结合四川省2007年职工平均工资为21312元,丧葬费计算公式为21312元÷12×6个月,即10656元;

      关于死亡赔偿金,由于死者于2004年2月至2007年9月一直居住在成都市,故应按城镇居民标准计算。根据《解释》第二十九条之规定,结合四川省2008年度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11098元的情况,死亡赔偿金计算公式为11098元/年×20,即221960元;

      被抚养人生活费,根据《解释》第二十八条之规定,结合四川省2008年度农村居民人均年消费支出2747元,2747元×16年÷4人+2747元×19年÷4人+2747元×2年÷2人+2747元×4年÷2人=32277.25元;

      关于精神损害抚慰金,根据《解释》第十条第一款确定的参考因素,酌情确定为30000元;

      关于交通费、电话费,酌情支持2200元;

      医疗费、急诊费共计6576.61元;

      护理费、住院伙食补助费、营养费共计35元+10元+10元=55元;

      误工费21312元÷12月÷22.5天=78.9元。

      以上各项费用,合计303803.76元。以上费用首先应当扣除交强险的部分58000元,剩余245803.76元由被告李某承担,该笔费用中应当由第三人某保险公司四川分公司在其承保的第三者责任险范围内先行赔偿,不足部分由被告李某承担,为245803.76元-100000元=145803.76元。由于被告李某垫付了1万元,应当予以扣除,故被告李某应当承担的赔偿金为135803.76元。

      据此,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第一款、《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一百一十九条、《中华人民共和国保险法》第五十条的规定,判决如下:一、第三人某保险公司四川分公司应在本判决生效后10日内向五原告支付赔偿金共计158000元;二、被告李某应在本判决生效后十日内向五原告支付赔偿金135803.76元;三、驳回原告的其他诉讼请求。

      案件受理费基本上由被告李某承担。

      案件评析:

      本案有以下三点值得注意:一、本案所涉及到的事实和证据比较复杂,原告人数较多,相对方不仅有被告,还有第三人(以现有的规定,保险公司一般作为被告,但发案当时是作为第三人处理)。二、事情发生也比较蹊跷,事故当时并未发现有多大伤害,后来才出现死亡的后果,需要相关的一系列证据来证明交通事故与死亡之间的因果关系。三、死者本人系农村户口,但常年居住和工作在城市,应当按照城镇人口的标准来赔偿,这需要相应的证据来支持,也是律师所要做的重要工作。因为农村人口与城镇人口的赔偿标准差额很大,作为代理律师,这是很重要的取证工作。当然,最后结果当事人是非常满意的。律师能通过自己的工作,使当事人利益最大化,维护当事人的合法权益,这也正是律师的价值体现!

      首页 > 找律师 > 张礼美律师 > 案例详细
      YOPLAY电子游艺酒店_YOPLAY电子游艺娱乐平台_YOPLAY电子游艺总部 loewe| 东南大学| 张正祥| 林丹| 吞噬星空| 英国达人秀| 超级访问| 王永庆| 造化之门| 张继科|